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访园地 > 理论研究 > 让诉访分离的“出口”看得见光亮(新观察·探索信访制度改革③)

让诉访分离的“出口”看得见光亮(新观察·探索信访制度改革③)

发布日期:2017-09-07 18:20:24   来源:麻城市信访局   点击:   保护视力色:       
让诉访分离的“出口”看得见光亮(新观察·探索信访制度改革③)

王比学 杨子强

2014年05月07日04:35    来源:人民日报

信访制度改革的落脚点,在于依法解决群众诉求。湖南省益阳市在涉法涉诉信访制度改革中,积极构建 “面对面”的释法机制,“硬碰硬”的纠错机制,“心贴心”的帮扶机制,避免“诉访分离”变成“不管不理”,达到“诉求合理的解决到位、诉求无理的思想教育到位、生活困难的帮扶救助到位、行为违法的依法处理到位”的良好效果。

  正如益阳市委书记魏旋君所言,“诉访分离,不是‘一分了之’,更不是‘一终了之’。党委、政府不能充当‘甩手掌柜’,而是要变‘插手’为‘托手’,改‘介入’为‘投入’,真心实意化解信访难题”。

  “面对面”释法

  全面推行听证制度,努力做好解释疏导工作

  4月18日,一场特殊的听证会在益阳沅江市人民法院举行。

  “在座的各位与当事人没有任何利害关系,今天请大家一起评评理,听听法院为什么这样判,看看案件处理是不是公正。”主持人、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壮晓阳的开场白简单明了。

  因房屋、鱼塘承包经营权纠纷,身患残疾、多次上访的当事人袁某夫妇已不是第一次坐在法院会议室。但这次不同,除了承办法官外,还有法院请来的人大代表、职业律师、基层干部、残联代表和普通群众。

  “民事案件的举证规则是谁主张谁举证,袁某夫妇作为原告,没有提供证据表明双方的协议书无效,法官认定双方协议合法有效的裁判是正确的。”益阳市人大内司委副主任王剑平如是说。

  沅江市残联代表叶颜明补充道,“残疾人是弱势群体,虽然按照法律规定应该判定双方的协议书有效,但还是请政法机关给予关照,多做做被告的工作,争取双方和解,尽可能给予袁某夫妇一些经济补偿。”

  在大家“理论”的过程中,袁某夫妇俩平日上访时极易波动的情绪也逐渐平稳下来。

  这只是益阳针对涉法涉诉案件建立释法机制的一个缩影。

  “公开听证解决信访问题,是变‘背靠背’为‘面对面’。既让当事人有一个充分表达意见的平台,又让法院跳出了以‘一家之言、一己之力’解决信访难题的困境,还能够借助社会舆论的力量,让当事人理性维权、依法维权。”益阳市委政法委副书记陈立明认为。

  为尽可能让当事人了解裁判依据,益阳市法院系统还探索建立了案后回访、判后答疑等一系列辨法析理机制,通过面对面的摆事实、讲道理,消除当事人的疑问,实现息访罢诉。

  “法院组织这样的听证会,让这么多人一起评理,说着说着我们也就不好意思再闹了。”因劳动争议纠纷不服法院判决的赵某曾多次扬言要到法院门口自焚,在参加法院召集信访局、商务局等多个单位参与的信访听证会后,终于停止了缠访行为。

  事实上,不少涉法涉诉信访案件都是由于当事人对法律不理解、认知有偏差造成的。壮晓阳认为,“只要把法律宣讲到位,把道理解释到位,就能消除他们的疑点,解开他们的心结,涉法涉诉信访问题也就能迎刃而解。”

  “硬碰硬”纠错

  严格依法纠错追责,着力强化源头治理机制

  “面对面”的释法机制虽然能起到良好的疏导效果,但对于司法裁判中确实存在错误的案件,则必须有“硬碰硬”的纠错机制。

  2013年9月18日,轰动一时的湖南“南县教师校园杀妻案”先后历经6次审理,由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认定证据不足,最终改判无罪。

  据该案再审法官赵俊介绍,这起案件在经过益阳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省高级法院二审后,犯罪嫌疑人陈某以故意杀人罪被判无期徒刑。陈某不服,其家属多次到长沙、北京上访。2013年,案件经再审程序由省高院发回重审后,益阳中院按照“确属错案、瑕疵案的要依法纠错”的要求,邀请群众旁听公开庭审,根据新刑事诉讼法确立的疑罪从无原则,依法宣判陈某无罪。

  “过去,对一些有错误的涉法涉诉案件,我们不敢纠错追责,担心会给政法机关抹黑。但事与愿违,我们越是回避,群众上访就越激烈。”益阳市委政法委书记陈冬贵感叹道,“通过涉法涉诉信访改革,我们坚持有错必纠,不但不会影响政法机关的形象,反而彰显了我们公正执法的决心和诚意。群众诉求解决了,涉法涉诉信访也就减少了。”

  除了判决纠错机制外,益阳各级政法机关还着力实施责任倒查、风险防范机制。对于执法人员在办案中存在执法过错或因执法瑕疵造成严重后果的,由检察机关、监察部门追究领导和责任人的责任。2013年,益阳市检察机关针对个别干警在侦办国电益阳电厂案中的违规办案情况,先后处分干警6人,并在系统内通报处理结果,以起到警示预防作用。

  陈冬贵表示,“司法体制改革在法官、检察官责任制方面有重大突破,为纠错追责制度奠定了良好基础。针对司法、执法机关自身存在的问题,如何构建‘不愿为’的自律机制、‘不能为’的防范机制、‘不敢为’的惩治机制,需要长期探索,且务必立说立行。”

  “心贴心”帮扶

  积极统筹多方资源,不断完善司法救助制度

  释法机制让群众明确曲直是非,纠错机制则使正义得到伸张。但实践中还常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形:不少受害者、当事人,由于超过诉讼时效、被告无财产可供执行等原因,无法通过诉讼途径获得有效赔偿,导致生活陷入困境而不断缠访。

  针对上述情况,益阳市积极发挥党委、政府的统筹协调作用,制订《涉法涉诉信访救助专项资金管理使用办法》,明确规定涉法涉诉信访救助资金的救助条件、范围、标准、程序等。市财政专门设立涉法涉诉信访救助基金,用于解决上访人的实际困难。此外,针对有特殊救助需求的案件,市委政法委及相关县区还积极争取专项资金支持资助当事人。

  家住益阳市安化县的王某就是司法救助资金的受益者。2007年9月,王某丈夫吴某在外地打工时与宁某发生纠纷,被宁某杀害。案发后,失业多年的王某不得不独立抚养未成年的孩子和年迈的母亲,生活十分艰难。

  事发地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宁某有期徒刑13年,并赔偿丧葬费等各项费用67万余元。但法院裁判却遭遇了“执行难”,王某仅拿到了5000多元的赔偿款。王某自此踏上了赴京上访之路。

  益阳市委政法委了解此事后,协调法院、信访等部门,一方面督促事发地法院加大执行力度,尽早落实赔偿款项;另一方面将王某纳入涉法涉诉信访救助资金适用范围,由安化县财政、民政部门为其支付司法救助资金12.4万元,并积极争取为王某一家解决了低保和子女教育问题。一起眼看着就要“闹大”的信访危机,由于司法救助资金的到位,得到了及时化解。

  “有人认为对上访人进行救助是‘花钱买平安’,容易引发‘蝴蝶效应’。”益阳市市长胡忠雄认为,“其实,只要我们‘把钱花在刀刃上’,真正将司法救助资金用在确实依法需要救助的群众身上,不但不会造成负面影响,还能在司法裁判之外送去党和政府的温暖,真正体现社会公平正义。”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一段时间交通肇事案件信访率居高不下的现状,益阳市法院专门在交警部门设置了道路交通法庭,在案件发生第一时间积极联系保险公司先期垫付医疗费用,确保每一名受害人得到及时医治,避免矛盾激化。同时,交通法庭还通过开展诉后跟踪服务,尤其是对那些因道路交通纠纷导致生活特别困难的群众,及时报请党委、政府,协调民政、社保部门筹措司法救助资金。仅赫山区交通法庭就筹措资金97万,为27个事故受害家庭及时解决了生活困难。

  魏旋君强调,“在处理涉法涉诉信访问题中,基层党委、政府要明确目标,按照中央和省里的要求,分清责任,积极构建‘党委领导、信访部门引导分流、政法机关依法处理、有关部门教育疏导和困难帮扶’的工作格局,让诉访分离的‘出口’看得见光亮。”


  《 人民日报 》( 2014年05月07日 17 版)